您的位置: 界首信息网 > 体育

神尊无极 第一百零一章 快砍死我吧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6:38:54

神尊无极 第一百零一章 快砍死我吧

吴天良一接到金阳的,跑的向兔子一样快,三两就到了和金阳约定的地方,一边喘着气,一边对金阳説:“金叔,我……我找到了,我找到那个买家啦。”

金阳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笑呵呵的説:“慢diǎn,别急,先喘口气再説。”

吴天良使劲的喘了几,然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这才慢慢地向金阳説起了经过,原来,吴天良通过老爸的关系,很轻易就调到了古玩城街口的监控录像,经过古玩店老板的仔细辨认,终于找出了那个买走琥珀的买家。

吴天良得到这一线索后,就发动了所有的关系,不但让警察局出面帮忙寻找,就是连他自己的狐朋狗友和xiǎo弟们都满世界的去打听

神尊无极  第一百零一章 快砍死我吧

,金城本来就不大,所以不到一星期,就将那个买家找了出来。

可是,当吴天良兴冲冲的跑去对那个买家説自己想要买那块琥珀时,却遭到了拒绝,无论吴天良出再高的价钱,那买家都不松口,无奈之,吴天良只好去找金阳,可不凑巧的是正赶上金阳在闭关,王强在踹了他几脚后,直接告诉他,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得到那块琥珀。

“金叔,你放心,我估计也就这一两天到那块琥珀就能到手。”

吴天良説完事情的经过后,怕金阳责怪自己办事不力,又连忙谄笑着补充。亲xiǎo說書名黑*岩*閣就可免費無彈窗觀看最快章節

金阳心里猛然一紧,沉声急问:“你没有胡来吧?”

吴天良偷眼看了看金阳的脸色,这才xiǎo声的説:“我稍微用了diǎn手段。”一见金阳脸色一变,又连忙摇着双手説:“金叔,你别生气,我绝对没来硬的,也没做的太过分,你可要相信我。”

“哦?那你给我説説,你到底是怎么做的?”金阳闻言,脸色稍微的一缓,喃喃地问道。

吴天良挠挠后脑勺,讪讪的的説:“其实也没啥,就是往他家门口泼了diǎn油漆,往他家院里扔了几只死老鼠……”

“我踢死你个xiǎo兔崽子……”

金阳不等吴天良把话説完,就气的狠狠踹了他几脚。

用手指diǎn着吴天良,金阳一脸牙疼的骂道:“你这叫也没啥?你这叫没硬来?你个狗日的,你还不如硬来呢。”

吴天良一边揉着被踹疼的地方,一边委屈的説:“可是王叔説了,那琥珀对你极其重要让我无论用什么法子都要弄到,我是真的就差给那老家伙跪磕头了,可那老家伙就是不松口,我实在是没别的办法,这才想到用这种手段的。”

金阳闻言怒气稍缓,看着吴天良温言説道:“天良,刚才我有diǎn着急,没有听你説事情的经过,就对你发火是我不对,我向你道歉,可是你要记住,以后无论干什么事情,都不能用做的手段,否则不但别人瞧不起你,就是你自己也会慢慢的瞧不起自己的。”

“金叔,我记住了,我以后再也不干这样的事情了,我这就让兄弟们都回来。”吴天良满脸悔意的説。

“你大白天的就敢往人家家里扔死耗子?”

“不是,今天没往他家扔死老鼠。”

“那你是……”

“今天我们准备在那老头睡午觉的时候在他家门口放鞭炮。”

“你过来……让我踹死你这xiǎo兔崽子。”

……

金阳看着吴天良打完后,那张快要皱成一团的脸,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来。

“金叔,事情好像有diǎn麻烦了。”吴天良苦着脸xiǎo心翼翼的説。

“怎么个情况?你快説。”金阳急急的追问。

“那个,我説了你可别生气,这次真的纯属意外。”

“快説……”

原来,就在吴天良的几个xiǎo弟像前几天一样,骚扰那买家的时候,突然从院子里冲出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,一句话不説,直接就冲着领头的那个脸上一拳,那几个xiǎo混混也不是省油的灯,几个人围着那个男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吴天良打的时候据説双方正在对峙着。

“你这xiǎo子,就知道惹事,还不快过去看看。”金阳一边骂着,一边和吴天良急急的赶了过去。

金阳眼尖,远远就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,正护着一个躺在地上的男子,在他对面有四五个混混打扮的xiǎo子,正指着地上的那个男子叫骂着。

金阳用食指diǎn着吴天良骂道:“你xiǎo子,你就做吧……”

等金阳跑到近前看清地上躺着的人时,忽然一个箭步跑了过去,抱住了地上躺着的人大叫道:“王哥,怎么是你,你没事吧。”

“吴哥你怎么来了,这xiǎo子还敢在对咱兄弟动手,被我们给放翻了,要不是对面那老家伙拦着,我非让他见识什么是桃花朵朵开不可……”那个急急凑到吴天良跟前表功的xiǎo混混,説着説着突然发现自己老大的表情很怪,像是要哭,又像是被大便憋坏了的样子。

“吴哥,你没事吧。”

“我有事,你拿刀了吗?快砍死吧……”

世上的事有时候真的説不清,谁能想到那个买走琥珀的人会是郑雅娟的爷爷。

王强和金阳分开后,就兴冲冲的来到郑家,在这之前,王强就已经以郑雅娟朋友的身份拜访过一次郑爷爷,也许是王强本身英俊的外表和不俗的谈吐,博得了郑爷爷的好感,也许是郑爷爷眼瞅着自己的孙女年龄渐大,想让她早diǎn有个好的归宿,总之郑爷爷对王强是非常的满意。

今天一见王强又来了,就泡了一壶好茶,两人在院里的葡萄架闲聊着,好茶喝着,微风吹着,郑爷爷夸奖着,这让王强整个人飘飘然,感到无比的惬意。

正准备祭出大杀器健体丸,院外传来的一阵叫骂声把这种意境破坏的干干净净,王强就象是吃了一万只苍蝇一样,胸中的怒火简直可以燃烧整个金城。

得知这几天总有那么几个不开眼的xiǎo混混来骚扰郑家,王强立马转怒为喜,这可是天赐的良机,这时候不好好表现一番,更待何时,默默地感谢完满天神佛的八辈祖宗,就正气凛然的冲了出去。

想当年自己在京都随便咳嗽一声,满街的混混都能吓的尿裤子,更别提这xiǎoxiǎo的金城了,冲上前大喝一声,挥拳就打向了看似领头的那个xiǎo混混。

然后英勇的,正气凛然的王强就被一闷棍打翻在地,紧接着他就被满天的拳头夹杂着大脚丫子打的鼻青脸肿……

北京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北京治疗睾丸炎方法
北京治疗睾丸炎费用
北京治疗睾丸炎医院
北京治疗龟头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